愈热愈暴力? 高温和极端降雨将促使人际暴力增加

发布日期:2022-06-13 15:06   来源:未知   阅读:

  到2050年,更炎热的气温和更极端的降雨模式将促使人际暴力增加16%,某些地区的群体冲突将增加约50%。

  在一些大城市,警察知道,炎热的夏季预示着繁忙的工作,随着温度的升高,凶杀和故意伤害等案件也随之增多。一些社会学家表示,相同的模式具有全球性。他们指出,除了农作物的枯萎和生物多样性的损失,气候变化还将带来不断升级的暴力事件。

  近期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试图对暴力事件增加的数量进行量化。基于十几篇已发表的有关极端天气与人类冲突的论文,研究人员得出了结论:到2050年,更炎热的气温和更极端的降雨模式将促使人际暴力增加16%,某些地区的群体冲突将增加约50%。

  “我们是保守的,不过结果仍是清晰的。”该论文第一作者、计量经济学家Solomon Hsiang说。Hsiang很快将加盟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说自己两年前开始对这一议题感兴趣,当时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刚刚完成博士毕业论文。“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一场持续了20年的辩论之中。”

  一直以来,气候暴力的联系令科学家十分好奇。心理学研究显示,当气温高到让人感觉不舒服时,人们便会更具攻击性,并且众所周知,更高的气温与更高的城市谋杀率有关。研究人员还指出,极端降水与旱涝灾害也会增加暴力冲突。

  在其毕业论文中,Hsiang探索了冲突和由厄尔尼诺现象引起的气候模式变化间的可能联系。相关研究成果于2011年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结论显示,暴力冲突在那些受到厄尔尼诺现象影响的地区呈上升趋势。一年后,他与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Marshall Burke和Edward Miguel开展了广泛的合作研究。

  他们从涉及该议题的“大约1000篇”论文开始,最后削减到数百篇,获得了足够的数据用于分析。其中许多涉及一个断面,比较了不同气候地区的暴力发生率。

  “这是一种非常吸引人的方法。”Hsiang说,“问题是当我们比较迥然不同的地区的人口总数时,发现他们采用了不同的方法,因此我们无法在一个模型中获得。”例如,不同的历史与文化或能更好地解释暴力模型,而非气候的不同。

  为了回避这一问题,Hsiang及合作者挑选了其中61项研究进行了迄今最全面的综合分析,这些研究涉及考古学、经济学、地理学及心理学等多个学科,从时间上看跨越公元前1万年到当代,所分析数据覆盖了全球主要区域,且多数出版于2009年后。

  另外,为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进行定量分析并方便比较,研究人员引入统计学的标准差概念。它能表示某一地区的某一气候要素随时间的波动幅度,如气温在一个时间段内的变化幅度等。不同地区、不同气候要素的标准差值不同,如对非洲国家而言,一年内气温的标准差为0.35摄氏度,而在美国,一个月内气温的标准差为2.9摄氏度。

  他们还将暴力冲突细分成三个类型,分别是个人暴力及犯罪,包括谋杀、强奸与家庭暴力等;群体暴力及政治不稳定,包括内战、骚乱与种族暴力等;体制解体,包括执政机构剧变乃至文明崩溃等。

  一个明显的模式出现了。分析结果显示,气候变化对这三个类型的暴力冲突都有显著影响,而这种影响与地域、社会财富或历史时期无关。具体来说,气温或降水量发生一个标准差的变化,将导致个人暴力行为发生率提高4%,而群体冲突发生的风险增加14%。

  多个气候变化模型则预测,到2050年,全球绝大部分地区气温值将升高2个到4个标准差。这就是说,届时在最坏情况下,气候变化将导致个人暴力和群体冲突的风险分别增加16%和超过50%。

  Miguel表示:“无论是巴西、索马里、中国还是美国,我们一再发现同样的规律。由于技术进步,通常认为现代社会在很大程度上不再受环境影响,但我们的研究对这一看法提出了质疑。”

  研究人员举例说,气温升高导致印度与澳大利亚的家庭暴力增加,美国与坦桑尼亚的谋杀增多,也使欧洲与南亚种族暴力更加频繁。此外,诸如巴西的土地侵占、荷兰的警察暴力、热带地区的冲突,乃至玛雅文明覆灭及中国古代王朝崩溃等,气候变化都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加拿大巴斯利国际事务学校政治学家Thomas Homer-Dixon也表示同意。自上世纪90年代起,Homer-Dixon开始研究气候变化和冲突间的关系。“正是因为非常认真地进行了荟萃分析,这项研究最终将推动相关辩论向前迈进一大步。”Homer-Dixon说。

  但是,该研究的批评者并不为其所动,并且认为这篇论文加剧了长期以来存在的有关气候和冲突可能联系的争论。他们提到,一个问题是该研究将天气和气候混为一谈。另一个问题是,研究人员可能基于一些带有偏见的研究得出了结论。

  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统计学家Andrew Solow表示:“研究者对其结论可能过于乐观与自信。”

  挪威奥斯陆国际和平研究所经济学家Halvard Buhaug表示,该预测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因为该研究遭遇“选择性偏差”。他说,研究人员忽略了论文中的一些数据,并且“更令人担忧的是”,他们似乎使用了那些能够“带来最强效果”的数据。

  美国史密森学会考古学家Richard Potts认为,Hsiang的研究“是一个对数据的令人惊讶的编撰和分析,促使你思考。”但是他并没有被说服,而且这项研究也没有结束那些认为更热世界更多暴力的人与持反对意见的人之间的僵局。

  Hsiang则表示,该研究并不意味着气候变化是导致冲突的唯一因素,他们也不认为冲突应归咎于某个特定的气候事件,“我们试图指出的是,气候是让形势升级乃至变成暴力的关键因素之一”。(张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