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跑丢200亿“嘉实一哥”忙啥呢?

发布日期:2022-06-23 07:27   来源:未知   阅读:

  过去18个月,消费、医药等基金抱团板块接连坠落,让很多聚焦大消费的明星基金经理遭遇滑铁卢,包括富国基金朱少醒、睿远基金傅鹏博和嘉实基金归凯等。

  过去的6年多,归凯曾凭借“发掘成长企业并耐心持有”获得市场认可。巅峰时,他的代表基金嘉实新兴产业两年获取回报超过150%,在管基金规模一度超过560亿元,成为“嘉实一哥”。

  可是,这种“与时间交朋友”的策略,也会面临巨大挑战。2021年、2022年至今连续两个阶段,归凯业绩急转直下,在管规模缩水超200亿元。

  以投资成长股成名的基金经理,都会有一个相似的烦恼:基金净值通常大幅波动,涨幅大,跌幅也大。这种特征体现在持股周期长、很少做仓位择时的归凯身上格外明显。

  很少做仓位择时意味着归凯长期保持高仓位运作,更容易受到周期性的影响;持股周期长意味着归凯较少在乎股票短期内的波动,剧烈下跌时投资者体验较差。

  对于归凯而言,2021年后是他参与公募基金投资以来从未有过的经历。在这个消费、医药和科技接连被抛弃的时期,归凯管理的基金回撤接近50%,这是他有史以来经历过的最大回撤。

  同时,对比均衡成长投资的明星基金经理,归凯在2021年和2022年的整体表现、以及最大回撤表现一般。

  2021年春节后,估值较高的消费、医药、科技等基金抱团板块受到重创,归凯管理规模较大的基金在一个月内大幅下跌。2022年2月10日至3月9日,嘉实泰和下跌22.83%,嘉实新兴产业下跌25.14%,嘉实核心成长下跌22.83%。

  短时的大跌下,归凯不得不连发数条“微头条”道歉:“我们努力做到希望能控制回撤,但整个核心成长类资产波动比较大,所以我们也深感抱歉。”

  这次短期大幅下跌其实是在向归凯释放出一种危险信号,可是已经经历一轮完整周期、对这种下跌司空见惯的归凯认为它只是一个“小插曲”。

  2021年一季度末,这些基金前十大持仓变动微乎其微,譬如嘉实泰和有6只股票一股未动,嘉实新兴产业仅大幅减仓了汇川科技,嘉实核心成长对9大持仓股进行了加仓。

  但是,归凯可能也没有预料到,上半年的下跌仅仅是一个开始。2021年7月2日,迈瑞医疗300760)下跌超9%,7月5日,通策医疗600763)跌停,医疗行业的崩塌开启了归凯在管基金回撤的闸门。

  为了应对基金净值下跌,归凯也曾做出努力,但是前期对风险认识不充分导致实际效果并不算好。

  2021年三季度,归凯卖出持有11个季度的贵州茅台600519),彼时茅台600519)已经从最高的2608元回撤至不到2000元。

  2021年四季度和2022年一季度,大举减仓通策医疗。与减持茅台时相似,在归凯减持时该公司也已经较421元的高点回撤至300元以下,2022年一季度最低跌至114元,跌幅超过60%。

  “老面孔”和“新朋友”都不能幸免于难,归凯的基金在2022年表现较差,大幅跑输同类基金,排名靠后。

  习惯于长期重仓持股的归凯尝到了近乎腰斩的滋味,这种“腰斩”不仅体现在基金净值上,也体现在了管理规模上。

  巅峰时,归凯在管基金规模超过560亿元,但截至2022年一季度已经下降至320亿元。而这些仅仅发生在短短一年半之间,市场下跌时,不会和任何人提前打声招呼。

  在这只基金当年的年报中,归凯表示要“投资于长期业绩大幅超越市场预期的优质公司”,并注重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大的产业周期。

  2016年年末,嘉实泰和第一大重仓的电子行业占比达到30%。当时的归凯已经向投资者释放出投资成长股的明确信号。

  2016年、2017年、2018年,嘉实泰和分别取得5.18%、26.98%、-23.57%的成绩。也就是说,三年时间,归凯整体的收益仅为2.08%。

  虽然实际收益惨淡,但由于整体市场都比较差,嘉实泰和2016年、2017年的同类排名却比较靠前,分别为前17%和前10%,另外,2018年的净值回撤也小于同类平均水平。

  回顾这3年,归凯最大的特征就是很少调仓换股,这也是归凯对2016年末时宣布的核心投资理念的坚持。2018年末,嘉实泰和的前十大持仓股中,有6只持有了一年以上。

  “顶尖的优质总是稀缺,好公司一旦找到,除非长期逻辑生变,我一般不会频繁操作。长期较高的复合回报,往往不是通过低买高卖交易出来的,而是长期持有优质公司,享受公司持续的价值创造。”归凯在2022年4月致投资者一封信中复盘说。

  彼时,嘉实泰和的持仓几乎已经确定了归凯基金的未来走向,即坚持科技、医药、消费三大成长行业,并坚持长期持有。

  2019年初,国内迎来了宽松的政策环境,消费与科技成为全年表现最好的两大板块。借此,嘉实泰和在2019年、2020年,均上涨超过了70%,而归凯新管理的嘉实新兴产业更是在两年时间里涨幅超过了150%。

  趁热打铁,嘉实基金为归凯量身打造了三只新基金,其中2020年10月28日发行的嘉实核心成长募资近160亿元。

  借此,归凯的基金规模在2020年末达到了561.15亿元,成为市场当中为数不多的“500亿俱乐部”成员。

  总结这5年,归凯形成了自己的投资风格:以自下而上选择个股为主,同时重视产业趋势的变化,较少参与风格或主题轮动;重仓股以新兴高增长及稳定成长类股票为主,持股周期通常较长。

  就这样,在管理公募基金5个年头后,归凯成了嘉实基金的“成长股猎手”,也成了“嘉实一哥”。

  随着基金表现每况愈下,在管基金规模断崖式下滑,后来者也开始挑战归凯“嘉实一哥”的地位。

  2021年末,嘉实基金有三位权益类基金经理在管规模超过300亿元,归凯以413亿元稳坐“嘉实一哥”的位置,第二三名分别是规模为314亿元的谭丽和309亿元的姚志鹏。

  2022年一季度,三位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均有所下降,归凯、谭丽和姚志鹏在管基金规模分别下降至320亿元、274.21亿元、248亿元,三人的差距较2021年末开始缩小。

  在嘉实基金中,谭丽以价值投资成名,姚志鹏负责新能源领域投资,与归凯相比,两个人各有优势。谭丽管理的基金控制回撤能力强,姚志鹏管理的基金收益更高。

  谭丽2017年11月开始管理代表基金价值精选,年化回报14.47%,2022年初至今回撤12.8%,同类排名前15%。姚志鹏2016年4月至今管理的嘉实智能汽车年化回报20.4%,2022年初至今回撤22.92%。

  作为“嘉实一哥”的归凯,2016年3月开始管理的嘉实泰和年化回报12.81%,2022年初至今回撤21.64%。

  三者比较之下,嘉实基金在发行新基金的时候也“放弃”了归凯,重点对谭丽和姚志鹏进行大力推荐。2021年后,嘉实再没有让归凯担任新发基金的基金经理,而谭丽发行了3只新基金,姚志鹏发行了2只。

  值得一提的是,6月1日,谭丽离任嘉实产业优选基金经理,整体规模下降至261亿元,距离归凯的320亿元拉开了一点距离,归凯的地位得到了变相的巩固。但如果保持“我退你进”的趋势,归凯“嘉实一哥”未必能够保持多久。

  另外,归凯管理的基金绝大部分为混合型基金,但嘉实基金公司整体在这一方面的投研能力优势并不明显。5年内,分阶段统计,嘉实基金平均收益率均低于同类平均收益,且回撤高于同类。

  2022年5月,得益于政策刺激,A股市场迎来年内幅度最大的一次反弹,从4月27日至6月8日,上证指数上涨13.07%,创业板指上涨19.8%。归凯的数只基金也跟随市场反弹超20%,曾经的“成长股猎手”终于能长出一口气。

  归凯成为明星基金经理,存在着一种偶然:2019年后,他持仓风格恰巧迎合了市场的风口。同时也是一种必然:拥有出色选股能力,且坚持自己投资理念的人大概率会等来风口。

  从开始担任基金经理到现在,归凯已经拥有超过6年的公募基金投资经验。如果从5年期的角度来看,他管理的嘉实泰和在同类523只基金中排名172,超过68%的同行。

  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2020年是大消费类基金最火的时候,基金投资者赚了个盆满钵满,后续大量新基民闻风追入,结果迎头赶上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