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百年校庆传校史辉煌】缅怀红色校长传承进山精神——记太原市

发布日期:2022-06-21 20:22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9月,进山中学将迎来建校100周年校庆。百年老校在时光的晕染中散发出浓浓的历史香气,记忆长廊镌刻着从1922—2022的教育坚守与追求。该校杰出校友,人民教育家卫兴华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过,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引他走上革命道路的进山中学老校长赵宗复,一个是不曾见面、也不可能见面的伟大导师卡尔·马克思。的确,在赵宗复校长生前和身后,不管是师友,还是学生,都发表过一系列纪念性文字,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对赵校长的无尽钦佩、爱戴、感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接下来会跟随着师友,学生的记忆,一起缅怀赵宗复校长,一起学习赵宗复校长的优秀品质。

  赵宗复同志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三年在山西太原进山中学读高中时,我认识了他。因为他是旧社会山西省政府主席赵戴文的儿子,有些名气,同学里头又传说他的天赋很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人们给他起的绰号是“圣人”。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很深。

  一九三六年春夏,我在担任北平西郊区委组织委员期间,区委分工由我领导燕京大学党支部。当时燕京大学党支部书记陈絜,他向我介绍说,燕京大学有个赵宗复是员,陈絜还告诉我,赵宗复的工作已由燕京大学党支部转到北平地区担任燕大的工作了。赵宗复在燕京大学党支部,起初是担任支委,我出席过几次燕京大学党支部会议,他都参加了。我与他有了党的关系后,感情更加亲热。过了一段时间,陈絜调动了工作,由赵宗复担任党支部书记,仍归我领导,有时,我个别找他谈一些党的工作或向他传达上级党的指示。那时,党在秘密环境里工作,一律不许记笔记,我向他传达上级指示之后,他把我传达的内容再复述时,可以说是一字不差,证实了这个人的天赋确实很高。他在燕京大学任党支部书记期间,党的工作开展得很快。燕京是教会学校,学校里有一个叫“团契”的组织,党就利用这个组织进行活动。党的力量较大,还编印了一个专门刊物来进行党的宣传教育工作。

  一九三六年底,党把我派到山西太原参加了牺盟会的工作,我就离开了清华大学。赵宗复同志在日军占领北平前后,也离开北平回到了山西。一九三八年上半年,赵宗复同志同我们一起行军,从临汾到汾西。梁化之分配赵宗复担任政治交通局局长,归第二战区政治部领导。当时,我是牺盟总会负责人,与政治部一起活动。赵宗复在组建政治交通局时,我给了他很多帮助,从牺盟总会干部中抽调了一些人到政治交通局工作。我们通过政治交通局,可以了解山西各地各方面的抗日情况、进步力量的情况、反动军阀官僚的情况、地主恶霸的情况。所以,政治交通局起的作用是很大的。在这期间,赵宗复同志同我合作得很好。

  到一九三八年下半年,阎锡山直接抓政治交通局,并交给了一个新任务,还增拔了经费,发给电台。阎锡山对赵宗复有怀疑,但他是弄不清楚的。因为,赵戴文的地位很高,又是向锡山的同乡好友,对赵戴文的儿子,阎是不好轻易动手的。赵宗复同志正是利用这个有利条件为党做了许多工作。

  一九三九年初,阎锡山搬到陕西秋林镇,赵宗复也去了,住在离我们牺盟总会不远的一个村庄。这时,我同赵宗复同志见面的机会就多了。有一次,赵宗复对我说,阎锡山要取消战动委会,希望我和他共同努力向阎做工作,不要取消战动委会。我们的确也向阎锡山谈过几次,但阎决心,最后还是取消了。战动委会取消后,赵宗复仍是政治交通局局长,一直到“十二月事变”。

  “十二月事变”,也就是第一次高潮在山西的具体行动。山西新旧军爆发战争后,我就离开秋林,到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赵宗复同志没有撤出来,党要他留在阎处长期埋伏,利用他同赵戴文的父子关系,继续为党工作。

  听说,阎锡山在太原搞过的清查运动。阎要他的部人人都要交待同的关系。提出的口号是“有关系的关系,没有关系的找关系,找了关系交关系,交了关系没系”。据说,赵宗复同志在《复兴日报》上登了一篇“自白书”。后来,我确实看到了报纸上登的这篇东西。赵宗复承认他参加过,承认有些人是员,说了三个人,有牛荫冠、牛佩琮、裴丽生。当时都在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不在太原。很显然,赵宗复写的“自白书”是为了应付阎锡山的。近来我在《山西文史资料》看到杨怀丰写了这件事。据杨讲,赵宗复的“自白书”,前半部分是赵的亲笔字,后半部分是梁化之他们加的。

  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后,我南下到了江西,曾经给在山西工作的赵宗复同志写过一封信。信的大意是:太原解放了,对过去为革命牺牲的烈士,应该为他们修建纪念碑,特别是对英勇牺牲的牺盟会总会的吕调元同志,要好好纪念地。赵宗复在回我的信中表示,一定将我的意见转达山西省委。

  赵宗复同志早在青年时期就从事革命活动,参加了共产他在几十年里为党的革命事业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他生是革命的一生,他的革命品德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牛荫冠(1912-1992)第五、六届全国人大常委。1931年夏,到太原报考当时号称太原市入学考试最严、办学质量最好的进山中学,在500余名考生中,他以第二名的成绩被学校录取,入高中部第八班。

  在我书桌的玻璃板下,放着赵宗复同志的一张二寸半身图片。他那英姿奕奕的神态,那睿智和祥的目光,似乎在凝思,似乎在期待……我每天伏案读书、写字时,总要看看这帧照片,既寄托我对他的无限怀念和哀思,又从他那无言胜有言的督促和鼓励中,汲取前进的力量和勇气。

  赵宗复同志在燕京大学读书时,就成为中国的一员。我是从1943年夏在山西隰县投考进山中学开始同宗复同志接触的。在进山中学的五年间,一直受到宗复同志的爱护和帮助,并在他的指导下,参与了党领导的革命活动。

  当时,我虽不知赵宗复是员,但从他的言行可以看出,他是个很进步的领导和师长。在隰县期间,有一个时期,进山中学每星期日上午要把全校学生(包括南关本校和北关分校)集合到南关本校广场,听赵宗复讲话。他当时任校务主任,实际上起校长的作用。他讲话非常有吸引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严肃中夹着诙谐与幽默,针砭时弊,评论时局,批评存在于学生中的某些消极现象如不爱护公物等,讲抗日形势,宣传进步、民主……不管是炎夏,还是寒冬,学生们列队站在广场静听讲演,秩序井然。

  通过赵宗复同志的关系,进山中学同由领导的宣二队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二队当时住在隰县小西天,他应赵的邀请,先后派员刘晨暄、高来、周力等到进1中学任教,既教语文,又教音乐。1944年,赵宗复随中外话者代表团赴延安访问回校后,带回延安出版的一些歌曲,由音乐老师给我们上音乐课,所教的许多歌曲如“兄妹开荒”等,以后才知道都是解放区的作品。

  进山中学迁回太原后,在赵宗复的支持下,学生社团雨后春笋似地建立起来,比较有影响的进步社团,除“投枪社”外,还有“流火社”、“海啸社”等。社团一般 出壁报。在一个时期内,校园中各种壁报纷陈,呈百花竞放之势,赵宗复同志对这些壁报都要浏览,有时发现问题,还要专门指出。记得在一次朝会上,他指出有张壁报上写有这样一句话:“我们都是皇帝的子孙。”他风趣地批评说:“大概作者是皇帝的子孙,不能说我们都是。我们是炎黄子孙。怎么能把黄帝’错写成‘皇帝’呢?”

  1946年秋,进山中学建立了以乔亚为组长的三人小组,统一领导进山学生的革命活动,乔亚成为赵宗复依靠的骨干力量之一。乔亚是在隰县期间由剧宣二队派到进山中学学习的,毕业后留校工作。他善于广泛团结学生,很有组织才能,对革命事业、对党忠心耿耿,解放前夕被敌人杀害。

  (一)取得学生自治会的领导权。从1946年到1947年,进山中学选举了四届学生会,都是由全校学生投票选举。由下进山中学迁回太原后,三青团也在学校发展组织,这不能不引起赵宗复和其他革命同志的警惕和重视。

  (二)利用“民族革命同志会”作掩护,把进山中学“同志会”的领导权掌握在地下工作者手中。

  (三)建立青年读书会(简称读书会)。为了团结师生,扩大进步力量,传播革命思想,在赵宗复的领导下建立了读和会,发展到50人左右,除多数为高年级学生外,还有少部分青年教职员。读书会的活动,一是组织会员读进步书籍,评价书刊。另一个主要活动是举行报告会,赵宗复曾亲自去做报告,宣传革命思想和解放战争形势。

  (四)开设进山书社。这是赵宗复同志为了便于从外埠订购革命和进步书刊,在进山学生中传播进步思想而开的,由地下同志刘鑫(赵宗复依靠的骨干力量之一)负责这个书社在校内有较大的影响,起了很好的作用。刘鑫同在太原解放前夕也被敌人杀害。

  (五)召开进山民主会议。这是由赵宗复同志积极倡和组织召开的。每个班选出代表,听取学校有关职能部门责人的述职讲话,学生会负责人也要述职。他们讲述工作况,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解决办法等。代表们可以提出质和建议,可以对任何校领导包括对赵宗复本人提出尖锐批评意见。这样可以培养学生的民主意识,发扬进山的民主风。

  赵宗复同志作为学校主要负责人,不但经常站在教室面倾听教师讲课以了解教学状况,还亲自顶班讲课。1946- -1947年间,他给我们讲过语文课,有一节是讲白居易的《琵琶行》,其中有两句大家熟知的话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庶面”,宗复同志联系当时政治现实,用这两句话去讽刺民社党负责人张君劢扭扭捏捏参加伪国大党的情况。

  1947年8月以后,敌人对进山中学的革命力量开始进行迫害。1947年夏逮捕了曾在进山中学赵宗复身边工作多年的刘xx,想从刘这里打开赵宗复的缺口,随后,梁化之把刘xx涉及我和乔亚、杨盛钦三人的情况告诉了赵宗复,可能是在考验赵的反应。赵回校后,即刻把此情况通告乔亚,当时我正在太行解放区城工部,乔亚等及时送来情报要我速返校应变。我回校后,根据宗复同志的意见,要王天庆的弟弟王麟庆速通知并伴随其兄逃往解放区,我和乔、杨留下应变。因为如果我们三人也走掉,就暴露了赵宗复,而且只要王天庆兄弟走脱,敌人对我们三人的具体情况不会掌握,加之杨盛钦的父亲杨贞吉是警务厅厅长,容易对付过去。麟庆匆匆离开了学校。我们原以为他们兄弟二人平安转回解放区,后来才知道当麟庆去机甲队紧急通知其兄时,天庆同志已经被捕了。他在敌人严刑拷打下,大义凛然,壮烈牺牲。1947年12月,山西当局为将赵宗复调虎离山,将其调离进山中学。

  1949年5月,中共华北局电召赵宗复到北平解决他被捕的问题。1948年夏,我按赵宗复的安排转到北平,9月初得知赵宗复等一批同志被捕的消息,随后我回到解放区,并参加了解放太原的工作。进入太原后,我与被敌人关押数月差点被害、虎口余生的赵宗复同志又见了面,一肚子的话不知从何说起。我们都怀念着那些为了创建新中国而壮烈牺牲的战友们……

  解放后,赵宗复同志又辛劳地工作在党安排的岗位上。“文革”前,他是太原工学院院长。“文革”开始后不久1966年6月21日被迫害离开人世,时年51岁。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赵宗复同志走过的革命道路和历史贡献得了正确的评价。我常常想,如果他能活到现在,能为祖国四化事业做出多少奉献啊!

  卫兴华(1925.10-2019.12.6) ,男,汉族,中共党员,山西五台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原主任、教授,中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与“最美奋斗者”荣誉称号获得者。1943年,赶赴隰县考入进山中学。8月入学,被编入进31班。

  缅怀红色校长,传承进山精神。相信新时代的进山人定会不负先辈嘱托,踔厉奋发,勇攀高峰!

  由于篇幅所限,无法将师友,学生的回忆文章全部展现,特将在赵宗复任校长时,1942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山西进山中学的美国圣迭戈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美籍山西人朱葆瑨教授从美国寄回的纪念文章和贺卡照片以及进山学子纪念赵宗复校长的集子《我们的校长赵宗复》的实物照片附于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