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鲟”现身泸州长江

发布日期:2021-12-25 21:36   来源:未知   阅读:

  2月9日下午,鸡年新春第一天,本报泸州记者站突然接到报料:“我姓胡,是华西都市报的铁杆读者,昨天我在长江边从一个渔民手中买了一条怪鱼,卖鱼人称是长江中捕到的中华鲟,该怎么办?快来给我拿个主意。”

  春季禁渔伊始,鸡年新春第一天,20余年来长江泸州水域未得一见的“水中大熊猫”,竟然在这个特殊时间惊现泸州?为弄清真假,本报记者立马赶到泸州市江阳区邻玉镇的长江边,与报料人胡先生见了面。“可能硬是中华鲟,跟电视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在江边一条小铁船的船舱中,胡先生指着一条长约70多厘米、长长的“老鼠嘴”、拖着一条硕长怪尾、背部和两侧长满“鳄鱼鳞”的怪鱼说:“大约20多年前,我曾亲眼见过这东西,肯定是中华鲟。”

  胡介绍,大年三十中午,他到长江边本想找渔民买条鱼过年,见一渔民正同一鱼贩子讨价还价交易一条怪鱼。胡见怪鱼极似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着“水中大熊猫”之称的中华鲟,便毫不犹豫掏出800元钱将此鱼买下,“如此珍贵的东西,买回来后根本不敢吃,临时喂养在江边一条船上,并请人在船上24小时守护着。”

  凭记者对鲟鱼家族的了解,可以断定,此鱼系长江流域中极为罕见的鲟鱼,且绝非泸县玉龙湖中人工饲养的俄罗斯鲟,也绝非偶有所见的长江鲟(达氏鲟)。上网一查,其体形、外观诸特征,均极似中华鲟!2月10日上午(大年初二),记者与泸州市江阳区渔政部门取得联系。“什么?中华鲟?好,我们马上赶到。”正在休假中的江阳区水利局副局长李戈明立即带领三名渔政执法人员和水产工程师马义,与记者一起马不停蹄地直奔邻玉镇长江边。

  一到江边,马义跳进船舱仔细观察:“哟,从外观各个特征看,硬是极像中华鲟呢!”顿时,所有人兴奋起来:“如果真是一条长江中的野生中华鲟,那将是震惊全国的一大发现。宝贝,足足有20多年没见你的踪迹了!”

  “它至少有三天没进食了,身上有点小伤,不能再拖下去,必须马上转移到安全地方。”李戈明一声令下,保护“国宝”的一系列紧急措施随之启动。当天中午,“国宝”乘专车来到杨桥湖风景区的江阳区鱼种站,技术人员立即对其实施消毒、体检等保护措施。据初步检测,“国宝”体长87厘米,脊背上从头至尾密布着12个“鳄鱼节”,左右两侧各37个大小不一的“鳄鱼节”,体重约2公斤,大约3至5周岁。

  2月11日(大年初三),江阳区鱼种站水产专家开始对“国宝”进行会诊,发现此鲟的鳃靶齿锯数有37个之多,而中华鲟鳃靶齿锯数一般在13至24之间。专家们进行了一天对比分析,最终得出结论:此鱼绝非长江鲟鱼家族成员,而是来自于黑龙江流域的施(史)氏鲟,民间俗称“黑龙江鲟”或“七粒浮子”,目前在泸州极为少见。据资料记载,“黑龙江鲟”营养价值极高,软骨具有抗癌补钙作用,鳃有清热解毒的特殊功效,皮可与鳄鱼皮媲美,是极具观赏价值的名贵鱼类。

  同属鲟鱼家族,能否放归长江?李戈明的答复是:“此鲟鱼绝不能放入长江。它是外来品种,一旦放入长江,将破坏长江鲟鱼家族原有种群关系,如同食人鲳一样,将对长江的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此鲟鱼既非本地物种,它又从何而来?李戈明推测,极有可能来源于泸县玉龙湖鲟鱼饲养基地人工饲养的商品鱼。而记者昨日从玉龙湖得知,该基地根本没有此品种的鲟鱼。这条鲟鱼从何而来,目前还是一个未解之谜。